Sofishing

不过也就是盲目爱着的信徒。
能留下感动就好了、

深夜念着本单位 占tag抱歉

之前因为sk中毒太深,被CP无墙的朋友“伤害”过🌚
我“啊你看他们又黏在一起了我好幸福”
朋友忍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没忍住说“其实尼尼就是那样的性格,对熟悉的人很亲近,竹马也很甜啊,之前尼尼还枕在竹马腿上来着……”
然后我反驳了啥来着不记得了

当时并未能表达清楚心里对于sk的那一份执念,那两个人之间的某种羁绊

不仅仅是他俩之间频繁的小话,不管相隔多远还是会挪到对方身边的磁场,开心的时候投向对方的眼神,只要地球不停止转动他俩就不会消停的胡闹,曾经的崇拜与照顾,从过去到未来不变的陪伴。

还有
还有尼尼那句“所有的话都可以没有顾虑的说给satopi听”,还有阿智对尼尼的那份经常就藏不住的 非常认真的呵护
毕竟面对我们非常珍视的人时,玩笑会变得困难,不管是语言还是行为,都没办法轻松地对待
想说虽然尼尼对熟人都很亲近,但他亲近的人并没有都像大野智一样傻兮兮地说过“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希望nino陪在自己身边”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向来都是双向的,阿智对nino的感觉 细腻如他 和也一定都懂
所以nino说“因为他最神秘所以一直跟他在一起” 说“他是跟我最像的艺人”“我啊不过是大野的专属心理医生”
ohno给弟弟做帽子的那期 门把在三条彩带中犹豫不决 猜不透大哥的心思 nino却笃定而平淡地说出了正确答案
杂志采访的时候 ohno以为说什么知道忍国的故事情节又是nino在跑火车 却没想到他一本正经地说了出来 并看了连ohno自己都没有看的原著

所以即使时间走得再急
即使曾经青涩不羁的少年已然能参透世间万象而不再充满激情
即使曾经在番组上全程冷面的高岭之花现在就算被弟弟们一起S也只是弯着眼睛和嘴角软绵绵地笑
有一件事却一点都没变
他们一直陪在彼此身边这件事一点都没变
粘粘乎乎的18年
今后也会没有丝毫腻味地一直走下去

评论(47)

热度(48)

  1. 噜二Sofish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