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不过也就是盲目爱着的信徒。
能留下感动就好了、

SK:美好的爱情故事总有一个动人的开头

二宫主播摘下耳机,结束了今天的深夜电台节目,肚子有点饿,身上有点冷,心里有点空。
走出大楼,把头仰到最大程度,酸痛感稍稍被缓解,视野里那轮明月幽幽晕开黄色的渐变层。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小小的可爱弧度,散步回家也挺好的嘛。
前面是一条宽而平整的人行道,夜已深,并没有什么行人,他安心地仰着头,与月亮深情对视,脚下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
16岁的时候总幻想着跟恋人漫无目的地在看不见终点的无人小径上散步,27的时候却还是只身一人,但,月色无罪嘛,及时行乐还是要的。
很久之后,二宫想,如果没有遇到大野智,那个夜晚也会像其它快乐片段一样很快被漫长的人生淹没,但那个夜晚很幸运的被保存了下来,并且是从他被某个行为艺术家绊了一跤开始的。
“啪!”仰着脖子走路的文艺青年装逼失败,狼狈地趴在地下,不用看也知道是一身灰。他愤怒地回头,看到了一尊铜像笔直立在斜后方……才怪!刚刚那个触感才不是什么硬铜像,这货绝壁是人扮的。
二宫慢慢从地下爬起来,插上兜,弯着腰把脸凑到那人面前端详,啧啧,这小圆脸还搁这儿装傻呢,睫毛一抖一抖的怕不是以为我瞎,长得挺可爱的啊,虽然整个脸都涂成了铜像的颜色。
现在的行为艺术家二宫和也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这大晚上的能有几个人路过啊,乌漆麻黑的,难道他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在这给人使绊子给自己找乐子吗?心态有问题吧这是?
不过,当下这情形可是自己占上风,既然对方还坚持自己是铜像,那他对铜像做点啥应该不过分吧?想着想着二宫和也忍不住笑了,脸又凑近了一点铜像,对着不安分的睫毛吹了口气,然后撤回了一点盯着他。
噗、这人怎么回事,嘴咋还撅起来了,一脸不满的样子,跟小孩子表达不开心的方式一模一样。
二宫和也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他微微歪过头眯起眼,这次他要假装亲他了。



大野智先生确实是行为艺术家,但他不光干这个,他还是个捏泥塑,画画,写书法的艺术家,好吧,也是个混到30岁依然没能混出个名堂的艺术家。
今晚他很失意,他的灵感抛弃他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比起不被赏识,他更怕自己画不出满意的作品啊。
所以今晚他选择变身行为艺术家,跟以往每次不开心时的选择一样。只要装成铜像往路边一站,行人对他的反应就足够让他乐在其中,忘记烦恼,第二天就能重振旗鼓回那个破破的小画室创作了。
看见二宫和也的时候他其实已经下班了,坐在路边,左捶捶肩,右捏捏腿,回味着今晚那些有意思的表情和动作。置身月色下,四下无人的夜让他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而冷不丁的,拖拖拉拉的脚步声带来了一个少年,明明向他走来却仰头看着月亮,明明周身都散发着孤独的气息却又笑得暖暖的,明明就很辛酸嘛,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但为什么他会感到一股吸引力,让他本能地站起来,伸出脚,把他从那个夜空拉到自己身边。
等大野智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的怒气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他在心里大声叫着牙白牙白牙白,恐怕现在要向全世界的行为艺术家为自己糟糕的职业道德道歉了。但是,人贵在知错就改嘛,所以,从现在起他绝对一下都不会再动了,不能再给同行抹黑了,他坚定地告诉自己。可是……眼前这人吹自己睫毛就算了,这一副要亲过来的样子是要闹哪样啊?
这个人白白净净的,刚刚还完全吸引着他注意力的琥珀色眼睛已经闭上了,睫毛扑闪扑闪地扇在他心口上,痒得受不了。还有更可怕的,少年的猫唇微微嘟起,形成的弧度特别好看。
他扪心自问,自己确实没一丁点想躲开的念头。嘛……这就是行为艺术家的高尚操守吧,他想,这点小把戏怎么能动摇得了我,我才不躲呢。
他到底为什么不躲估计也只有剧烈跳动的心在说实话了。

然而,此时的他们离两唇相碰还差一个按头小分队。

二宫猛得推了一把大野,“靠!你不会真是变态吧,绊我的时候你不是动作挺快嘛?现在亲你你躲都不躲的啊!”
大野智一个踉跄现出了人类的原形,他赶快换上讨好的笑容,摘掉铜色的帽子,露出金色的头发,又用手挠了挠鼻头,畏畏缩缩半天才开了口:“抱歉我……我不该绊你……对不起……”
看着他一副蔫不拉几的样子,二宫感觉自己一腔的怒气都被他垂下来的八字眉打散了。他叹了口气,想着自己确实也捉弄回去了,这一腔怒气着实发的有点莫名其妙,这么晚在这发生这么一出也算是缘分,自己还是别把有趣弄成无趣了。

于是,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喝着大野智藏在草丛里的啤酒醉成了两滩烂泥。

“嗝,兄弟,听完你这前30年我就觉得,嗝,谢谢,我的27年还是挺幸运的……”
“嘤嘤嘤嘤嘤……”

“啥玩意儿?就你都穷成这样了还钓鱼还买一大堆钓竿呢,你,嗝,是不是真缺心眼儿啊……”
“嘤嘤嘤嘤嘤……”

“嗝,你单身啊,没事儿,哥们儿我也单身,嗝,不过我还是比你好点,男人亲我我还是会躲的,我性向正常的,嗝……”
“我……嘤嘤嘤嘤嘤……”

“哎呀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真是受不了,走走走咱上你家睡觉去!”
“嘤…好……”

大野智把醉得不省人事的二宫和也放到床上后,自己去卫生间洗了一个小时才变回小黑皮。钻回床上,他假装自己还是个醉汉,一手从下面搂住二宫和也,另一只则轻轻握住了二宫和也搁在肚皮上的汉堡手。
入睡前一秒,大野智嘀嘀咕咕了些什么,听起来好像是说他才不是性向不正常,他只不过是一见钟情了。



悄咪咪写在结尾:其实发上来是为了督促自己写后续……(求别打)
看到这里并且讨厌后续的gn请把这篇初遇单纯看作一篇傻白甜小短文吧😂、
后续好想一口气写完放上来啊……而且想初次挑战告别傻白甜……
感谢不准备打我的gn!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