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全部”
“全部?”
就是说
既爱他的盔甲也爱他的软肋。

sk长篇 美好的爱情还是存在的

11.
二宫和也并没想到今天唱完这首歌之后,来电的听众全部是哭的稀里哗啦来倾诉失恋史的,他这个连恋都没恋过的人听着他们的恋爱故事更是悲从中来,分分钟想把耳机摘下来。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丧的连魂都飞了,根本没注意到大野智。

“nino”
二宫觉得自己已经丧到失了智,连幻觉都出现了。
“和也”
二宫低下头,看到蹲在地下的大野智,彻底愣住了

“你来干嘛”
“我来找灵感”
“为什么会有你这种一没灵感就大半夜到处吓人的人”
“和也,我喜欢你,一年多以前就已经一见钟情,一年前告白未遂,现在来自首。”
二宫和也现在真的被吓到了
他条件反射要躲到门里去,却被大野智抓住手腕也挤进门里。
他靠着门,而大野智抓着他的手腕看着他。

月光下,二宫和也看到
他的眼睛里面有一片世界
是他一直以来最向往的那个世界
是他所有拼搏皆为之的地方
他当然想进去
但是
要……去吗?
去了之后呢?
能永远留在那里吗?
会不会
会不会还是拖着满身疲倦往回走
甚至舍不得走 被他用最糟糕的眼神瞟一眼就永久遗弃在那里
说他冷静理智也好胆小怯懦也罢
他只不过是享受跟这个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罢了
享受到想永远占为己有
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动摇现在的他
不过就是他下压的嘴角和蹙起的眉头
罢了
他真的不想毁了他努力维持的这个平衡
但是
这仅仅只是二宫和也的想法
二宫和也并不拥有一个齐心的整体
他感觉到了想法以外的部分开始背叛他
被大野智握住的手腕从温暖开始愈演愈烈 冒出的细小汗珠让他时刻担心自己努力装出来的冷静会被对方识破
他可以闭紧嘴唇,但他炙烈的爱意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他用上目线衔上大野智进攻的视线,分不清自己是被他的攻势压垮还是被自己满腔复杂的心情压得越来越低
他的耳朵,虽然自己摸不到也看不着,但烫到让他害怕,一定很可笑吧,自己固执地站在大野智的对面,耳朵却已经站到了对方的阵营。他一定已经全都看在眼里,他一定开始嘲笑自己,又或者是……觉得自己奇怪……
胸口开始绞痛,他明明一直为大野智那句“nino很好懂啊,跟我挺像的,很好相处呢”高兴至今
,可现在,是不是一切都毁了

二宫和也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他想现在就跌到对面的怀抱里享受属于他的所有

大野智突然感觉到那只刚刚还暗暗跟自己较着劲的手松懈了下来
nino的眼睛里从刚刚开始就流淌着许多他看不太明白的情绪,但他还想再等一等,他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只差一个结果
而此刻,二宫和也的眼神又变了,该说是复杂的情绪都消散了,又变回了那双没什么杂质又闪耀着光芒的眸子,但又或着还有些别的东西……
与之前他们最初相识时那种眼神不同,那种眼神只是让大野智明白这个人对自己的好感,那么现在呢?他努力辨别着,答案好像很清楚,但又让他有点不敢相信

是引诱
二宫和也在引诱他

“nino”大野智努力用残存的理智压抑着自己,声音低得让人心慌
二宫和也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笑了一下,嘴角勾起,猫唇变成了薄薄一片,脸颊上的淡粉色让大野智瞬间想到饿的时候向自己百般献媚的小奶猫

把色情的念头传达的这么可爱的又撩得人百爪挠心的大概只有二宫和也了

一颗悬着的心都没来得及平复两下,它要赶着着去拯救另一颗载满了不安的心,喜欢,爱,默契,羁绊,守护,屈从,陪伴,sex,现在,他们之间都有了

二宫和也发现自己写过的那些小黄文都太弱了,他现在赤身裸体,同样也赤身裸体的大野智在他最后勉强维持的一片视线里,用比想象里还远要性感的模样,征服他。
他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唤他的名字,不稳的气息掺杂其中,“satoshi……satoshi……”
他感觉自己像在干旱中呆了十几天的迷途者,而大野智是他的海洋,是沙漠中很快就要消失的海市蜃楼,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事只有一件,狂饮大野智的爱情。
他想说请你一直都爱我,请你承诺自己会永远都陪着我,因为一切都没办法回头,他已经没办法控制事态的发展。但是他说不出口,这些想法出现是因为爱,说不出口也是因为爱,所以,就算只有此刻,他也想沉沦在这种最直接的表达爱的方式里,直到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



12.
“和也,我的画快要画完了”
大野智回头对躺在身后的二宫说
“啊……这么快……我还想着能拖几天是几天呢”
二宫一想到整个场馆摆满他,墙壁刷成黄色,还要循环播放自己写给大野智的歌,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他想像不到有多浪漫,目前只担心效果。
大野智看到二宫并没有附和恭喜自己,也没有生气,只是继续专心于眼前的画。
“你真的没有偷看吧”
“没有没有,我都说了50遍了大野智先生,您画的时候我没看,画好了立刻就盖上送走我也没功夫看,您就放心吧。”
“fufufu”
“你又笑什么?”
“我感觉你叫我大野智先生也挺好听的”
“……”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satoshi,最好是一遍又一遍地喊,用比较沙哑的感觉……”
“我不仅要看你的画,还要烧了它们!!!”



画展到来之前,松润还弄了个记者会。看松润在台上动情地编着这个画展背后的故事,大野智却在观众席里舒舒服服地看着,二宫突然觉得松润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自己以后要好好待他。
二宫从大野智身边站起来,抬头巡视了一圈,还是没看到那个实习生,那个大野智的粉丝。
台里好像有意要把他调到黄金档,条件是走之前要把自己实习生带好,虽然二宫觉得一个人一个风格自己根本没必要指导人家什么,但他还是认真对待了。这小姑娘也不是什么吃素的料,第二天就问出了二宫和也最好的“朋友”,大野智。紧接着就找各种借口要来见她的偶像,虽然找了很多办法搪塞,今天还是被小姑娘钻了个空子。
这么重要的场合,二宫和也真的怕那个心机颇深的小姑娘要搞事。
但当他出去找了她一圈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他要找的人正坐在他偶像旁边乖巧得没话说,没错,还坐着他的位置。

“大野桑真好啊~我也想像nino前辈一样有个能耐心听我絮絮叨叨的人啊,而且人家真的很需要安慰嘛~我12岁就出来工作了哦,比起同龄女孩都要努力……”
女孩心里已经盘算好要将这几年的经历添油加醋编成最感人的故事,再配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就算唤不醒爱情,至少也能唤出个保护欲吧,可她的故事连开头都没有讲完,却被大野先生的笑声打断了
“……大野桑您……是觉得我在骗您吗?”女孩颤抖的声音这下并不是装出来的了,要不是眼妆不防水,她早就哭崩了。
“没有啦,我只是很在意你开头的那句话,总觉得听起来很奇怪。”意识到女生的哭腔,大野智怕怕地收起了笑容,正襟危坐之后赶快解释了起来。
“嗯……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我跟nino不是你看起来那样哦……与其说听他说话,不如说是我希望他多跟我说说啊。nino他啊……是放任不管就会什么都不说的类型啊,我真的很担心他啊,所以一开始就拼命问他,什么小事都忍不住要问,fufufu可能他都快烦死了吧。但nino就是这么呀撒西的人哦,他很快就察觉到我这份心意了,然后就很自觉地跟我汇报啦。”他一个劲地说着,视线落在自己放松的时候就忍不住的扣手小动作上,说着说着可能又感到有点害羞,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因为毕竟啊……我是连他每天几点起床,几点开始打游戏,几点吃饭都想知道的无聊大叔呢。”

“唉……”
二宫在后面叹了口气,旁边不明真相的馆长一脸狐疑,这个人叹气就叹气,笑得这么一脸幸福真的好吗?



终于到了那一天,画展下午两点开始对外开放,这之前只有二宫和也一个观众。
早上九点,二宫一个人来到场馆,看着广告牌上大野智的名字发呆。

“nino”
二宫和也闻声抬头,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大野智正站在入口处等着他。
他本想故意磨蹭得再慢一点,让那个大叔再多急一会儿。但一想到昨晚自己十一半到家,那个人还关着门在画室一遍又一遍地练“你愿意跟我谈一场永远不分手的恋爱吗”。开头语气,音调高低,尾音走势,稍稍有点不满意就重头再来。
算了,一生一次的场合,就宠着他点吧。
想到这,二宫和也向大野智走去,本也没想着要露出笑容,只因看到那人脖子上的领结,就自然地笑得很好看。

(写这个长篇的初心只是听朴树的生如夏花听错了歌词却意外生出了脑洞,感谢朴树,歌词结尾也是他的“我在这里啊”
想写的东西太多所以文章看起来好乱
果然,在为我单位抛头颅洒热血的征程上我还有好多路要走啊(´°̥̥̥̥̥̥̥̥ω°̥̥̥̥̥̥̥̥`)
再一次感谢看到了这里的gn
昨天是入坑一周年呢
我一定会一直一直爱下去的)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