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你看,我又想得太多了

(嘤嘤嘤我挑不到适合这篇属性不明的文章的歌、所以就分享了一首最近很喜欢的、所以歌和文其实一点都不搭、看完再听或者听完再看大概会比同时享用更佳)

深夜总是很轻易能将自己带入笔下构造出的N对O的感情中 从我对SK的同人观来看的话 N大概是不会给O写情书的 他只会说“还想跟你一起一言不发地吃饭”、“如果leader去的话我也会去啊”、“一直跟这个人在一起大概也是因为他最难懂”这种话 但我一直很乐于相信这些都是话里有话
因为什么呢?因为我也这么尝试着写了一下


以前有个会写书的流氓说:世事如书,我只想做一个逗号,常伴你身边。
我本不喜欢的,可还是一直忘不掉,今天没事干的时候还突然去想:如果哪天世事又像电影了怎么办?
纠结了会儿,觉的自己大概会比较倾向于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里面的一句话,“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的开头”,没错我希望我们永远是这样。
你也许会觉得我奇怪,并且电影里这句原先也不是情话。
其实我只是希望我们别一直呆在开头,因为这样没办法相互了解。但我也同样不想去到结尾,也正因如此,流氓才会选择在书里做个逗号、而并非结尾处的句号,因为他想要永远呆在他喜欢的人身边。
所以这其实也是个纠结的过程:我先是出于希望多多跟你呆在一起而选择了开头,接着又希望我们相互渗入彼此的生命,于是加上了开头的结尾,后来又再一次希望能跟你再接近一点,就变成了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结果可想而知,距离太接近时我会害怕失去,只好小心翼翼地又添了个开头。
所以这一切到了你眼中就变成了奇怪的“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的开头”,我想如果还能给我时间,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把这段话继续不知疲倦地写下去,添上无数个“开头”和“结尾”,最后越变越长,长得能将你绕上整整一圈,让你不得自由。
噗、骗你的啦
我想自己大概是太喜欢你了,所以也不可以再写这样的文章了,它会暴露我过分的内心,暴露出我对你的喜欢总是与胆怯和贪婪如影随形。
所以现在我要删掉这篇文章,还自己一份清醒。
毕竟你永远都应该是自由的呀。
可在删之前我又想到,其实“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的开头”是说我和你待在了浓淡相宜的位置,像是得以永远处于歌曲高潮前惊艳的间奏里,不早不晚、既不会因为已达高潮而要担心起结局、却又一边乐享着高潮前的心动。
然后我心软了,想着那不如就这样吧,文章不删了,就把我的心事藏在这里。但是明天我会告诉你,昨晚睡前许了个心愿,希望我们永远处在“开头的结尾的结尾的开头”里。
我想,要是不跟你解释的话,你一定只以为我想要跟你一直在一起,并且也不会被过分打扰到,fufu笑着说“很好啊”。
但你不知道我之所以会许这个愿,是因为在心里拐来拐去好久,才得出这样既不会惊扰到你、又将我的小心思精心包裹起来的话。
我在杂志上坦白过自己总被别人说“表白的方式很奇怪”,这一点我当然不会否认、但也不会改变。因为如果有一天你偷看了我的日记,也会支持我做出的决定。

评论(1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