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你看,我又想得太多了

【SK】Soul Mate 04

哈哈哈连更三天了我插会儿腰!
大家晚安(OvO)

·4·
在青少年的时光中,午饭前的十分钟和晚饭前的十分钟总是最难熬的。

此时此刻,个子小小的二宫和也正仗着有利的身形猫腰躲在舞蹈队伍的最后一排等待着时机。来这儿快一个月了,舞蹈还没学多少,整个舞房里最大的秘密就被他发现了——后方的墙上挂着的那个时钟,作为指挥上下课时间最致命的武器,许是年月已久的缘故,一受到外物击打就会在顷刻间前进上五分钟。
二宫瞄准了老师弯腰拿水的机会,迅疾且毫不犹豫地举起手里的瓶盖扔了过去,小小的敲击声很快被淹没在录音机播放出的乐声里,他又一次争气地砸中了目标物体。
接着,趁老师还未直起身,他蹲到地上捞起瓶盖,以轻扯前面男生衣襟的下摆作为信号,圆满地结束了任务。

男生显然也是训练有素,连钟都没看一眼,直接背过手对二宫比了个大拇指,就跳起来大叫“老师到点了!”
大家早已焦急地对这声号令盼望了半天,这下更像是升到了临界温度值,一时间整个屋子的少年们都沸腾起来,不等老师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欢腾雀跃地涌出了房间。


二宫和也好不容易才挤出门,明明被人潮的推力向左带着就能轻轻松松回到休息室,他却相反地奋力拨开右边的人潮,边说着“抱歉借过”,边跑向了另一个练舞房。
要不是他必须赶在大野君结束练习之前赶到那里,才不会帮这群臭小子冒险,他心想着,因不满撇起了嘴。
大野智的练舞房在走廊的另一头,跟他自己的那个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说不近是因为他每天赶在争取来的时间里跑过去的时候总是会很焦急,他不喜欢这种焦急的感觉,所以在这种感觉下就会觉得这距离怎么也填补不上。
但他又说这是不远的,不因为客观上的丈量,只因为他会期待。从一大早开始,从一个小小的无聊开始,想着今天的风里飘着蝉的叫声,想着今天的舞蹈老师穿了一件跟他爸一样的T恤,想着今天的云摆出了打群架的阵仗,这时候他就变得很期待,而那距离跟这期待比起来简直短得令他毫不费力。
他奔跑在这平凡无奇的走廊里,却感受着另一种巨大又不凡的激情,这激情令他每一次摆动着双臂大跨步奔向前时,都会自然地变得快乐。而那愈渐满心的欢喜是抑制不住的,会随着他奔跑的幅度颠簸起来,一个不小心,就从心口疏于防守的某处溢出不少,一半溅到他的眼里,变成了亮晶晶的笑意,另一半沾上他的猫唇,一只被哄顺了毛的猫咪现出了原形。



JR们会被按照不同的入社时间划分给不同的舞蹈老师,大野智是比二宫和也先入社一年多的前辈,所以除了吃饭休息的时间以外,他们都是见不到面的。也正因此,吃饭的时间就变得珍贵了起来。
在二宫和也心里,有个专门的话题记录簿,专门用来记录见不到大野的时候想到的趣事和问题,有的关乎天气,有的关乎兴趣,有的关乎选择,有的甚至关乎人生。然后等到他们一起吃便当的时候,一股脑地扔到大野那儿去。
他的期待实在是表现得太明显了,连町田都察觉到,有些话题大野智本不会应和的,有些问题大野也本不想回答的,但由于这位小朋友眼神里放出的光芒过于闪亮,只好硬着头皮逼自己作出反应,连着几天已做了好些很不大野风格的事。

后来有次大野坐在那儿发呆,町田只是走过去拍了拍他,却没想到不仅大野被惊得浑身一抖,町田自己也被大野的反应惊得愣在了原地。
以为吓到了对方,町田赶紧道了歉。而大野智呢,顿了两秒才回过头来看着他说了句,“是你啊。”

町田这才反应过来大野智这是认错了人,并且十有八九还把他认成了那个热情的小后辈。想不到一向不管“兵来”还是“水来”都用阴沉来挡的大野智也有今天,町田欣赏着他这副难得的窘态、乐得不行。

见是町田,大野智微微放下心,恢复了发呆的动作。
“我刚刚正在这儿想,他每次都是怎么做到的,我坐在这儿休息,一转脸他就坐在我旁边问我喜不喜欢打棒球了,还没想出个原因呢你就来吓我。”
町田笑嘻嘻地坐过去安抚性地拍了拍好友的背,“别想原因了,JR们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
“啊?”
町田本要继续开玩笑说“那小子要追你呀,都叫你小心点”,一瞬间却突然想起了自己来找他是有正事的。

“大野,我其实有事要跟你商量……”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