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你看,我又想得太多了

【SK】Soul Mate 05

第一篇有点久了,再提醒大家一下这篇不是现实向哦。
晚安ᕦ(ò_óˇ)ᕤ


·5·
这天他们在天台上吃午饭的时候,大野智突然问二宫和也。
“Nino是休学来这里的吗?”
“不是,六月有请一个月的假,现在嘛,正在放暑假呢。”
便当盒里的西红柿被二宫嫌弃地拨弄着,一会儿滚到角落里,一会儿又被藏到了剩饭的底下。
“嘛……估计到了九月份还是要乖乖回去上学的吧”,他无可奈何地说。
“大野桑呢?”
“我退学了。”
“哎?”
大野智嘴里的饭还没咽下去就又塞了块玉子烧和半只炸虾在嘴里,两边脸颊鼓鼓囊囊的,说个话都变得十分困难。
“》%*$\}……”
“你先吃完!我听不懂!”
大野接过二宫递来的杯子,就着二宫妈妈做的味增汤顺利地消灭了嘴里的食物,完了还不忘赞美一句味道不错。
“当时不想念书了,还是妈妈问我要不要来跳舞的。”
“哇、大野桑的妈妈好有个性啊。”
大野智笑了笑,点点头没有否认,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他的话惯例地要比往常多。
“因为她一直以来都对舞蹈很感兴趣,所以对我舞蹈方面的要求很严格,认真起来的话大概比你讨厌的那个舞蹈老师还要过分。”
“我讨厌的舞蹈老师?大野桑怎么知道的?”
二宫敏锐地捕捉到了话语中令他惊喜的细节。
大野自知说漏了嘴,但又觉得偷听人家的对话实在不是什么值得说起的事,于是在大脑中紧急搜索了另一件事。
“说起来,町田被他爸爸抓回去上暑期补习班了,他之前只是暂时休学一年,好像开学就要恢复学校的课程了。”
“这样啊,怪不得最近几天都只有我们俩。”
二宫含着筷子若有所思,想着这应该只是暂时,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话说,大野桑是完全放弃了那条路呢。”
“什么路?”
“就是……这里的大家好像或多或少都有把学校当成退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出道的嘛。”
“啊、这个。”
说完这句,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大野坐在下风口,间断可以嗅到身侧飘来洗发香波清新的味道。转过头,他看到二宫正把头仰到了最大的限度,使得原本服贴的刘海在重力和微风的作用下垂落下来、不安分地轻晃着。二宫的刘海不算长,原本也没对眼睛有什么遮挡,但此时却变得有点不一样,他定睛看了看,确实要更明亮一些。大野发觉肤色偏白的人有一定几率瞳色偏浅,二宫和也就是这样,而此刻他琥珀色的瞳孔,由于专注于天空的缘故,也被大片大片的云田借机映入,竟有些像是镜湖上的倒影。
在这个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少年特别的干净,像极了一件未经打磨却已具有一定魅力的艺术品,是那类令艺术家们十分苦恼的存在。
最后大野智也将目光抛向了蓝天白云里,怪不得二宫看得那样入迷,广阔又湛蓝的天空里点缀着蓬松轻巧的云,这样的景致轻轻松松就能将人的一整颗心吸进去。
并且,好像只要眼里映着广阔,低落的情绪便不足为惧了。
大野不自觉地喃喃自语。
“反正啊,人只能走一条路,虽然也不知道会走到哪儿。”
“嗯……”
“Nino”
“嗯?”
二宫收回目光等着大野的下文。
“休息的时候我可以去找你吗?”
“当然可以啊!”
二宫简直激动到要骂大野智下次别再问这种多余的问题。



在暑假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二宫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大野最常呆在一起的朋友,町田大概是真的很忙,最后算下来,二宫见他竟不超过十次。
他一开始也窃喜自己趁着这个机会稳稳地霸占了大野前辈,可后来他见大野智不再继续练习镜面舞了,又突然变得惆怅起来。
他想着那人怎么什么都不表现在脸上,连自己都觉得好像有什么在向着令人不太开心的方向发展,大野却还是如最初一般的样子。这样子他也不好开口问,只能在自由练习时间里,托着腮看着大野从只跳镜面舞,到分出些时间给别的,再到后来有天连一遍镜面舞也没有跳,这期间他除了看着以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在这略显沉闷的氛围之中,也发生了一件变化。
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二宫每天都有说不完的事要告诉大野,偶尔一天中只有午休能见面,他也就将一分钟当五分钟用,饭顾不上吃也要把话说完。后来他们渐渐熟悉起来,在一起的时间也相应地增加,聊天节奏就变得愈发悠闲自在,他说一句大野接一句就填满了夏日的时光。
现在假期接近了尾声,他们又发生了新的转变,那些原来被话语占满的时光像是重新被他们之间的氛围取代了位置,即使不再继续人为地向两人之间添加新的东西,熟悉的舒适感也能够安稳地存在于周身了。
他虽然曾一度认为在一起无话不谈才好,可现在却发现这样也挺好的。二宫和也在那些一言不发的时间里纠结地探索着答案,并在暑气攀上顶峰时悟出了这样的结论。
大概,只要跟他在一起都是好的吧。


暑假的最后一天,二宫把便当里最后一个小香肠塞进嘴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在这略显不安的转折点里说句表明心迹的话。
“大野桑”
“嗯?”
“以后也一起一言不发地吃饭吧。”
大野智听了这句没头没脑的发言,又愣愣地望向二宫一脸的严肃,虽然进行起了力所能及最大限度的揣摩,但他还是觉得好像听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听懂。
于是他进行了直白的发问。
“这是什么意思?”
二宫本以为表达出来就算画上了句号,也没想到会被反过来问。
他斜着视线咬了好一会儿嘴唇才做出回答。
“大概是告白吧。”
大野智听了更是觉得没头没脑,一边感叹这人的脑回路真是不一般,一边笑着吐槽。
“你真是有办法把我喜欢你说得这么有趣。”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