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ishing

你看,我又想得太多了

【SK】Soul Mate 06

我先跟町田小天使道个歉,非现实向用了你的名字写了这么跟现实不贴合的情节。_| ̄|○
然后是惯例的晚安_(:3 」∠)_


·6·
入秋之后,由于复课的缘故,二宫来公司练习的时间相应的减了半。
他起初并不习惯兼顾两边的繁忙,学校里的老师不准备体谅他这边的工作,向他一再地强调出勤率和作业质量,公司这边也说基础的练习量他是承诺过要达到的。本该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突然来了个天翻地覆,左手边燃起熊熊的烈火,右手边又是无法负重的薄冰,即使老师一再催问他“你想怎么办”,但实际上他才是那个最想知道“应该怎么办”的人。
他那时年龄还不大,不懂得隐藏情绪,也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会下意识的叹气,直到大野智冷不丁地问他“怎么了,心情不好吗”,他才发觉自己将个人情绪带到了前辈那里。一时羞愧万分,连声否认之后,还不忘扯了个吃得太多,胃不舒服的谎。
然而听了解释的大野智却仍盯着他,像是并未接受答案。
“Nino,不开心的事是不该被憋着的。”
大野智顿了一下又补充。
“我是说,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
那瞬间,二宫意识到他也许搭上了个危险分子。自己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亲手把这个沉默不语的人拉进了自己的世界里,为他浇灌爱意,也让他成长得越发难以预料和控制。他甚至感到迟早有天,等到他亲手埋下的可怕种子生了根发了芽,自己就会被彻底地吞噬进去。
他收了收抱着膝盖的双臂,把心中不可言明的悸动淹没进不可见的黑暗里,过了很久才低低应了一声。
“嗯。”



秋季的逝去快到令人难以察觉,好像自记事起,在这个令人感知麻木的季节里总要发生一两件刻骨铭心的回忆,就好像非要来加深这个低温时令下的悲凉似的。
这年快要入冬的时候,大野智一口气将长及下颌的头发剪短了一大截。二宫这才发现原来他还藏着一双精灵耳,只是他伸手要去摸的时候,大野却沉默着避开了。
“对不起。”
他没像往常一样追上去,因为他知道昨天町田正式退社了。



大野智坐在台阶上,不必撩开头发就能摸到自己的耳朵这件事,好像比町田离开的事实本身更能让他感受到现实的改变。
只是他人虽然离开了,昨天走的时候说的话,却还在大野的脑海里迟迟不走。
“对不起,但是你天生有才华,你千万别逃避。”
说什么才华,他有的,只是他们二人一起挥洒过的汗水而已。
大野坐在空唠唠的楼道间,觉得心里也跟这场景一般,空得令人刺痛。事情发生得太快,心却接受得太慢了。
其实可能也不算快,夏季就冒出的糟糕苗头,被他一路逃避着,拖过两个季节,才在眼下被迫接受而已。
脑海中回放起他们最初一拍即合的场景,约好要靠跳镜面舞出道,约好要坚持初心,约好以汗水攒起的优秀换来对现实的不妥协。
当时太雄心壮志了,现在太凄惨不堪了,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接受。

二宫推开楼道口的门时,他的第一道泪痕刚好映现在脸上。
这下更是不堪得越发不可收拾。

在那样的场景下,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把脆弱捂起来,二宫没把“对不起”慌乱地抛出口。
他们二人就像是在刚刚那个不和发生的节点,约好了要换个场景,换个方式,重新再来一遍。
于是,二宫沉默地坐到了大野的身边,大野也继续沉默地流泪,彼此默认这是件该共同承担的不快乐。

二宫最开始以为大野是跟他很像的人,来者不拒,去者不留,把悲伤看得理智,把快乐看得珍贵。
此刻才发现,他这人比自己要感性许多。
大概这个人平时奔跑起来太快了,情绪追不上,自己才有了那样的错觉。
他悄悄瞟了一眼身侧的人,情绪的输出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于是收回视线,无声地叹了口气。
就算是大野智,累了也要停下来,也有被情绪缠身,哭一哭发泄的权利呀。
但他本该晚一点再剪头发的。
他不该用洒脱来对抗软肋的,他本不必这么逞强的,或者说他不用这么孤独的。
因为自己还在这里啊。


二宫和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起来的纸和一支笔,刚刚出来前他找了半天才发现的。他用手垫在纸底下,故意挪到能引起大野智注意的距离,开始在上面画起来。

大野智哭得头脑发晕,被二宫戳了一下才注意到了那张画纸。
“你看这是什么?”
大野看着扭来扭去的线条所组成的不明生物,根本猜不到也没心思猜,只是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跟你解释啊,这上面一排呢,分别是河流、大海和天空,这下面一排呢,画的是小鱼、船只和飞鸟。”
二宫扭头笑着看他。
“我这上面一排的三个,画的都是你。”
“那下面的呢?”
一句话里满是眼泪的味道。
“都是我呀。”
大野智终于抬起头,眼睛又红,脸上还满是泪痕,二宫其实心里觉得蛮惨的,但他的笑容还是温和得很坚定。
“大野桑是河流的话,我就是河里的小鱼,大野桑是大海的话,我就是海上的船只,大野桑是天空的话,我就是——”
“好了别解释了”,大野智被二宫笨拙的说明逗得破涕为笑,“我明白了”。
他咧开嘴,露出两侧的小虎牙,好像两面胜利的旗帜向二宫庆贺着这次行动的效果非常成功。
“这次又是表白吗”,大野说着抬手擦了擦眼泪。
二宫听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笑,本想说句大概是吧,却惊觉左手突然被大野牵住了。他诧异地转过头,发现大野早已笑着望向自己。
“谢谢你,一直以来都谢谢你。”
二宫看着那人,再三在脑海里确认着刚刚那句话里,谢谢被说了两遍,并且还有一句被细致地补上了“一直”。
那一瞬间,他在脑海中看到暴雨倾盆,绿树参天,流云万里,江水奔腾,他感到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徒劳的,都是没被辜负的,都是充满意义的。
此刻,就算是他饱含心意的、曾被大野智夸奖过的告白也失去了表达效果,但他仍想要表达,想要告诉这个人自己喜欢他。
于是他出于本能地吻在了大野智的嘴角,并在碰触的那一刻,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请假条:故事连载一万三千字啦,非常非常感谢这几天一直陪伴我的大家,其实日更的出发点是督促自己把这个故事写下去,现在我已经有足够信心能顺利写完啦!后面的部分接近高潮了,就不日更了,会有点不连贯、影响阅读,周五!周五一起发!
再次说晚安!!!

评论(11)

热度(38)